所在位置: 首页 > 媒体中心 > 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
小提琴家的大自然音乐之旅 朱丹冰川作舞台奏出南极之音

文:香港文汇报记者 张岳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 

 

■朱丹是首位登陆南极洲演奏的小提琴家。

 

   当强风吹过冰丘引发震动,当冰川融化断裂化为流水,这是南极的歌声。有这样一位小提琴家-朱丹,无惧风雪酷寒,三次参加国际环保组织活动登陆南极演奏,只为聆听自然的声音,聆听自己的内心,找到自然与音乐的共鸣。当乐曲的旋律从指尖流泻,这与自然相融的和谐之声曾回旋在南极的冰天雪地,飘扬在撒哈拉沙漠上空,亦停驻于斯洛文尼亚的静谧森林之中。

 

   一场疫情的突袭,使近半年现场欣赏音乐会成为奢侈,当表演场地陆续重开,隔离检疫措施又使国际音乐家们来港演出的脚步踟蹰。现居斯洛文尼亚的国际知名小提琴家朱丹此时毅然接受「飞跃演奏香港」邀请来港,于本月5日开始接受14日的隔离检疫,并将联同本地钢琴家李伟安及黄蔚然,于下周三(21日)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,演出贝多芬奏鸣曲作品23及作品24《春》,以及舒曼、迪特利希、布拉姆斯共同创作的《F.A.E》奏鸣曲。

 

   朱丹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的电话访问时,已是接受隔离的第5日,他笑称感到时间过得很快,虽然囿于室内,但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,练琴、学习作品、阅读书籍,和亲朋好友视讯交流等。他读书的涉猎范围广泛,小说、诗歌、历史类等不一而足,「音乐的来源不仅限于音符,它还来自于人的情感和精神,与人文、社会和自然紧密相通,我经常从不同的书籍中受到关于音乐的启发。」他说。

 

   特殊时期的演奏别具意义

 

   欧洲的现场音乐会演出已从7月中旬开始恢复,朱丹8月刚参与瑞士琉森音乐节(Lucerne Festival)的演出,并于上个月在意大利巡演期间接到赴港演出的邀请,成为自政府宣布暂停开放康文署辖下表演场地及强制检疫14日措施后,首位海外来港举行独奏会的小提琴家。他表示,自己过往几乎每年都会来香港演出,亦已与「飞跃演奏香港」多次合作,对香港观众有着很亲切的感情,「香港有很多热爱音乐的乐迷朋友,他们的专注度和投入性都很高,还有很多青少年音乐爱好者会入场欣赏,在这里,我对音乐的分享得到共鸣。」而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可以给香港市民带来现场音乐会分享,对他而言是一件极具意义的事情,「古典音乐最大的魅力就是现场的沟通和互动,音乐会是不可代替的表现方式。」而在几个月前被迫居家的日子里,朱丹在YouTube channel发布「Dan Zhu & Friends Music Connects」系列,邀请音乐家朋友们在家中分别录制乐曲,再通过剪接的方式完成合奏影片,不失为一次网络直播之外的新尝试。

 

   今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,亦为舒曼诞辰210周年,朱丹今次选择在音乐会中演奏音乐巨匠与诗人的曲目,别具意义。在他心中,贝多芬奏鸣曲作品23极具冲击力,富有青春活力;而作品24《春》则优美动听,予人生机勃勃的希望之感,「虽然两首作品的风格截然不同,但每个音符都是爱的流淌,爱是永恒的主题。」而《F.A.E》奏鸣曲则见证了三位作曲家的友谊,「F.A.E」既是「Frei abereinsam(自由但孤独)」,亦为贯穿旋律的「Fa-La-Mi」,在旋律的转折中,似乎诉说着追求自由所伴随着的孤独之苦,饱含人生哲理与感想。

 

   乐声与自然声在南极融合

 

   在繁忙的音乐活动外,朱丹积极参与国际环保组织「南极论坛」活动,先后三次登陆南极演奏。面对荒野冰原,他置身其中,返璞归真,即兴演奏曲目——从中国第一代小提琴演奏家、作曲家马思聪的代表作《思乡曲》,到巴哈无伴奏小提琴组曲之《恰空舞曲》,再至去年10月下旬第三次登陆时演奏的伯恩斯坦(Leonard Bernstein)的《Serenade》及谭盾的《卧虎藏龙》,这些都是他心中,与大自然形成共鸣的声音。在零下20摄氏度,风雪交加的环境中演奏,他坦言当时双手已冰冻麻木,几乎很难握住琴弓,但强烈的使命感和通过音乐与这片净土沟通的迫切,使他完成了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

   「南极是距离我们最远的大陆,自远古时代,就极少受到人类发展的影响。这里渺无人烟,生物和平共处,地球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南极这样美丽的净土,」朱丹续说,「每次带着神圣感登陆南极,对我都是很大的冲击,这是来自于宇宙能量的冲击。演奏中我几次听到冰川融化的声音,这是人类创造出的声音与大自然的声音的融合,也是大自然向我们发出的警示。」

 

   冰川融化倒塌的瞬间,或许也是一种音乐。对朱丹来说,音乐本身便来自于自然,当全身心投入于自然之中,水声、风声、鸟声……身边万物都可视为一种音乐。于是,他曾在撒哈拉沙漠演奏,并选择将森林之国斯洛文尼亚作为自己的现居之所,在湖光山色间享受自然的纯净与宁静,「这样的环境对我的音乐创作,以及对音乐的思考和理解都有所启发。」他聆听自然,通过音乐接受到自然的声音,同时聆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,找到内心声音与音乐的共鸣,也是与自然的共鸣。